2,醉酒 第(1/1)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再往面上瞧,一头黑发干硬倔强,挽着一个马尾辫子,高高支棱着,一周碎发。

那小子还是糊涂着,见他手里拿着酒,把自己的酒也举了起来:“要喝酒啊,好啊!咱来个交杯酒!”

他手里这个,明显是个酒壶,比于允忠那酒盅大了好几圈,两边一比,极为滑稽。

头上挽着一个单髻,簪着一朵芙蓉花。

明明是个好模样,谁知道脸上通红,双眼发凝,一瞧就没少喝。

于允忠腾地一下红了脸,不是羞的,纯属气的!

至少,在初涉家务外政手脚生疏的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打着晃奔他而来这个醉鬼。

下头,一双红色方头履,半隐半露。

况且……谁是他媳妇!?会不会说人话?

缓过一口气,于允忠一盅酒全泼到对面脸上:“放屁!”

于允忠伸手拦住他,面露不悦,刚要开口。

被抓住的手腕往自己怀里一代,右臂就往于允忠手上圈。

倒也不尽然!

谁知对面朝着于允忠眨眨眼:“哎,与我定了亲,不在家等我,出来瞎嘚瑟什么?”

于家人丁单薄,于少保虽然官居一品,却只有一位已故的老夫人,终生没有再续娶。

祖父高官,父亲大儒,自己承掌家业,说一不二,那么于允忠应该没有一点烦心事了?

嘴丫子上全是酒沫子,一身酒气,一张口,更是连中午吃什么都知道!

喝多了撒酒疯,什么地方不好耍宝,偏偏要今天,在这么个场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因为他未及冠,也是为了喜庆,下面穿了一条黑色的马面裙,露出底襕上小小一圈金边。

其实,也难怪这小醉鬼认错,于家二公子,十五岁,身未长成,略显单薄。

这才放心地拍拍胸口:“哎呦,这时候,他可别来扫兴,来,小娘子,咱喝一个嘛!你别看我现在困顿,总有一天,我会娶你过门的!”

小巧的鼻尖因为喝酒,稍稍有些发红,嘴虽然不小,但双唇轻薄,不点而红,一瞧上去,就觉得十分柔软……

今日的寿宴便是他一手操办。

面皮白净,淡眉毛,大眼睛,浓重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两片阴影。

于允忠离气炸肺也就两个呼吸的距离了。

持着酒盅,一把攥住他的手腕。

为贺今日寿喜,穿了一件暗红色的圆领长袍,虽无什么纹饰,却在领口处有个卷草纹的绣花。

于允忠将手里的酒杯躲开,咬牙切齿地低声道:“你给我差不多点!”

山根高挺,口唇端方,脸颊刚毅。

上着一件黑布短打,衣襟不过膝盖,下面收腿的裤子,没系下裳,一双白底的皂靴,干脆利索。

两道浓眉,眉梢开散,一双长眼,几欲腾空。

可惜前襟上不知道撒了什么东西,油腻腻的。

老夫人只留下一个儿子,叫做于冕,于冕本来有两位公子,可长子于四岁夭折,余下的只有次子,于允忠。

少年个头比自己要高些,宽肩朗背,直臂长腿。

对面的小醉鬼听了这个声音,似乎身上一抖,随即,赶紧抬头,四周转着找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