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私产 第(1/1)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抬头朝袁归的背上一望,忍不住呼吸一窒。

心下有点失望,没来得及接他的话,却把后背尽量坐直,露出更多伤处,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于允忠还再想怀恩的事,毫无知觉,继续上药:“你再无赖,是我的人,他凭什么打?”

于允忠一拳捣在他眼上,狠狠斥道:“无耻!”

再往下看,由紫到青,抹过背后两道坚实的骨肉,一直滑到腰窝上端,戛然而止。

于允忠没接他的话,只是又挑了点药膏,一路抹了下去:“他没错,可他凭什么?”

于允忠从配贤手里接过水和膏药,极其不耐烦:“祖父让我看顾你,自然得看看那……那阉货把你如何了!”

袁归疼的一哆嗦,一把掐住他的腕子,回过身来:“你是没去过!改天哥哥带你试试,你就知道什么叫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袁归整个身子都缩了下去:“别别别,二爷,你是我祖宗,我服了还不行么!你说吧,怎么办。”

于允忠伸手,朝他左肩的伤痕上一按,声音淡淡地:“他倒也没错。”

袁归只觉得背后的手指,好像一股沁人心脾的山泉,温润,却又有些灼人。

袁归皱眉:“做什么。”

袁归疼得一哆嗦,呲牙咧嘴地抽着冷气:“嘶,啊……他,他没错?就算我冲撞了钦差,他也不应该当场打我吧?祖父面上也不好看啊!”

袁归耷拉着脸,往前走了两步。

于允忠手里没停,两三下将袁归早已酒污泥沾的脏衣服扯掉,翻了翻眼皮:“转过去。”

随着袁归的呼吸,这个伤痕分割过的后背,微微起伏,从脖子上顺下来的汗珠,停在肩胛以下,亮晶晶地,映着桌上的新烛。

于允忠冷笑:“要不,我把你那点老底,从进府那年开始写?”

于允忠一巴掌扇在他伤口上:“你没过门的媳妇,难道想让你往那地方去?什么德行!”

于允忠抹过最后一道伤痕,在他右肩上擦了擦手指:“少喝酒,一个月只能出两次门,出门之前给我打招呼,不许彻夜不归,不许再气走先生,不许往烟花柳巷里去!”

于允忠手上一用力,使劲按了一把:“难道不是?你要再胡闹,我就把你锁在后院茅厕墙上,黄汤管够!”

眼前的身子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不知是因为冷,还是紧张,胸前并两边锁骨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袁归脖子一梗:“嘿!你还想怎么着?”

袁归只觉得一股清凉,从背后一路碾过,快到腰的时候,滑腻的药膏耗尽,那带着温度的,细润的指肚,打了个横圈,消失了。

袁归抗议:“哎,最后一条不行!我都十六了,还没娶媳妇儿呢,那……这,你懂的。我受不了!”

要不然,怎么从头到脚,整个人都热了起来,大四月里,额头见汗,不断顺着前胸后背往下淌。

两肩胛骨上,各被敲开了一条长约一掌的伤口,血凝在他浅麦色的皮肤上,显得无比狰狞。

袁归转过身,忍不住一笑:“你也觉得他有病吧?”

从脖颈到后腰,纵向排着三道粗长的伤疤。

于允忠细瘦白嫩的手指,朝圆盒的黄色药膏上,挖了一点,如同一根白玉簪子上面,开了两朵油菜花。

于允忠一抬手,揪起袁归的衣领,两边一分。

于允忠口中一松,也把那个恨人的称呼讲了出来。

“刚,刚才你还说,让我别连累你们家。”袁归清了清嗓子,挣扎着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