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闲趣 第(1/1)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于少保这才看见,孙儿嘴唇略略外翻,嘴角上还留着不少血水。

于允忠都懒得搭理他,只是望着于少保。

袁归仿佛听见扑通一声,这心又落回了肚子里。

赶紧原形毕露,指着自己的眼眶:“我有事!”

于少保伸手,擦了擦他花猫似的脸:“那还不快,他们难道是来吃饭的吗?”

方才还说要去告状,这可好,听告的不用寻,自己来了!

袁归觉得心都到嗓子眼了。

眼尾的皱纹里,装满了慈爱与无可奈何。

再看袁归,光着膀子,满脸是泥,两脚踩掉靴子,大马金刀地朝床上一盘:“祖父,你怎么这么快就进来了?散了?”

说完扭过头,朝佩贤道:“丫头,去厨房给我们爷儿几个弄点吃的,随意就行。”

袁归习惯性的耸耸肩,却牵动后背的伤,忍不住咧嘴。

于允忠半日没说话,终于望着祖父,凝重道:“那怀恩,到底为什么呢?”

于允忠晶亮的眼睛,朝他恶狠狠地剜了一下,使劲擦掉嘴边的血迹:“没事,闹着玩呢。”

于少保两边嘴角都扬了起来,只是自己拼命压着:“你怎么?”

于少保头发花白,面上端正,看起来,有些黑黪黪的。

于少保转了转眼睛:“真没事?”

二人正在屋里打得不可开交,于少保换下官服,只着寻常布袍,背着双手,溜溜达达走了进来。

“嘿,我叫你管他,你也不用自己动手吧?”

要是二爷一时委屈,把自己这点事突突突突一说,那脸可丢大了!

于少保实在忍不住,指着他哈哈大笑:“看你怂的!哈哈哈!”

于少保端坐,于允忠一支腿侧坐,一支腿垂在地上,也算正常。

佩贤答应着走了。

袁归只觉得后背的白毛又长了一倍,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将所有的废话都憋了回去。

袁归不屑:“切!他小心眼儿呗!身子不健全吧,心里也缺东西!”

于少保忍不住掏了掏耳朵:“行了!我看你比他们油滑多了!”

佩贤扎着手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袁归赶紧顺着杆子爬上去:“那肯定不是啊,他们啊,都是钦佩祖父刚正严明,克己奉公,擎天白玉柱,是架海紫金梁……”

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啊,我,我饿了。”

于允忠摇头:“真没事。”迟疑了一下,下巴朝袁归那边递了递:“他也没什么事,上了药了,过两天就好了。”

半大老头,带着俩半大小子,回头坐在床沿上。

于允忠眼皮落下一半,两个黑漆漆的眼珠子,从右边缓慢地滑倒左边,从眼角阴森森地瞧着他。

袁归只觉得后背上,起了一层白毛,避开背鞭子打过的伤口,一片疼,一片痒,这叫一个难受。

于允忠先反应过来,双手向上一推:“起来!”

眉毛尖蹙了蹙:“这是……?”

袁归抹着眼泪,腾地一下跳起身,忍不住嘟囔:“你恶不恶心,我都快瞎了!”

这第一眼就瞧见,于允忠被袁归压在身下,满脸通红。

似乎只有与小辈在一起时候,他才会卸下一身的峥嵘与严肃。

这要是眼神能打架,早就伸出两把剔骨尖刀,三下五除二就将他庖丁解了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