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仔书屋 > 都市言情 > 快穿:男配也有主角光环 > 第十六章:成为娇惯皇子后(16)

第十六章:成为娇惯皇子后(16)

    谈谨色见状赶紧接了过来,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脸上却装出一副傲娇不屑的表情。

    “哼,那霍将军不要再过来了,本宫要看书了。”谈谨色微微呼出了一口气,也没有再去看霍引的表情,转身坐到了靠里的位置上找了本书看。

    霍引笑笑点头什么话也没说,他在书房又待了一小会儿就打算离开了。

    结果一歪头就看到趴在桌子上已经熟睡的七殿下了,霍引喉咙微滚,看着他漂亮的脸蛋有些出神。

    其实他有印象,自己小时候见过还是幼年的小七殿下。

    一晃竟好些年过去,都长大了。

    就连从小认识一起玩过的沈雁州都多了些疏离。那日出了皇宫后,他们两人一句话都未曾说,好比陌生人似的。

    书房这个时间已经没有宫人在了,霍引又不熟悉谈谨色的宫殿位置,便没有去打扰他睡觉。

    霍引解下了身上的大氅盖在了谈谨色的身上,然后就眼尖的看到了他藏在怀里的话本。

    霍引眼眸半敛,虽说是没什么兴趣,但依旧很好奇。

    他动作很轻的抽了出来,随意翻了几页上面的内容赫然让霍引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到底是什么人写出这么粗鄙不堪的东西。

    霍引紧蹙着眉,他似乎明白谈谨色为什么百般阻拦不让他看了。

    这可比春宫图要膈应人多了。

    他没有丝毫犹豫的扔进了正烧着火的壁炉里,霍引抿着唇瓣,拿出手帕擦拭了一遍手,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这种东西了。

    他和沈雁州的关系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竟然还会意想出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说的故事。

    霍引脸色越来越黑,憋了一肚子气,最后只能强行的抚平情绪,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模样离开了书房。

    他会亲自找出写这些话本的人。

    *

    谈谨色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他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他眨眨眼,环视了一圈发现霍引早就不在了。

    谈谨色感觉好像少了点东西,然后看到怀里空荡荡的,瞬间愣住了。

    不对啊,他记得昨晚自己虽然困的不行,但还是死死的藏在了怀里啊。

    怎么没有了呢。

    他猛地站了起来,左找右找着,而披在肩膀上的大氅也跟着滑落,谈谨色看到后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睡姿来着?

    谈谨色绞尽脑汁的想了大半天都没想起来,然后他放弃了,他百分之六十的觉得霍引一定是看到了话本上的内容。

    因为那排架子距离霍引太近了,谈谨色怕他在找书的时候翻到了,想着是先行一步销毁掉的。

    结果他不仅没销毁掉,还引起了霍引的注意,谈谨色已经后悔了,当时自己那么着急做什么。

    他现在也不怎么确定到底是不是霍引拿走了话本。

    要疯了。

    谈谨色心情极其别扭不得劲,他无奈的拿起大氅离开了书房,而在他寝宫的沈雁州也缓缓醒了过来。

    沈雁州脑海里有点混乱,还分不清自己现在是在哪里,他揉了揉太阳穴,缓了一会儿后昨晚的画面才浮现了出来。

    自己现在是在七殿下的寝宫里……

    沈雁州也是瞬间从床榻上爬了起来,刚下床落脚就撞到了端着药进来的翠谷。

    翠谷被吓了一跳:“沈世子,你醒了啊,奴婢端来了药,已经放温和可以喝了。”

    沈雁州应了一声便接过了碗,他直接一口闷了这泛苦的药,甚至还在想着,就算这碗药被下了毒也无所谓了。

    “请问七殿下去哪了?”

    “这…奴婢也没有看到,似乎没有在寝宫里。”翠谷刚刚也还纳闷着呢,到处都找不见七殿下。

    沈雁州闻言摇了摇头:“没事…我就是问问。”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七殿下养的那只白猫怎么不见了。”

    “猫?啊,世子是说小九吧,奴婢也不知道是出自什么原因,七殿下很早之前就将它送出去了,就只说了句不想养了。”

    沈雁州一怔,大脑瞬间放空了起来,很早之前也就是在他猫毛过敏之后,难道……七殿下是因为他才将小九送走的吗。

    是巧合还是他多想了,沈雁州心里就更加不舒服了。

    愧疚再度浮了上来,都不知道该要如何面对谈谨色了,他会原谅自己吗。

    “世子?世子大人?没什么事奴婢就先下去了。”翠谷喊了几声沈雁州,见他不说话自己也一脸疑惑,她是说了什么不对的话吗,世子怎么露出这幅表情。

    沈雁州回过神点了点头,看到翠谷离开后,他便又再次失神的坐在了台阶上沉入了自己的世界。

    而躺在树上的墨斛也将两人的对话收入了耳中,他昨夜看到了谈谨色离开了寝宫。可一个不留神跟丢了,然后墨斛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