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 不要重蹈覆辙

    纪婷没想到公公突然问这个,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随即暴怒的情绪也跟着软了几分。

    说实话父亲在这种时刻突然问她父母的墓地位置,从某种方面来说是不合适的,很容易让人误会,但纪婷毕竟独自打拼那么多年,也算是见过形形色色的人,    她能看出自己公公是真的用真诚的态度在问。

    很快,父亲似乎也意识到问的不太妥当,赶紧解释:“我是说,我在城里呆不了几天,趁着最近不忙才想去过去看看……毕竟都是一家人。”

    “好。”

    纪婷此刻也不想再计较刚才的事,显得自己有强迫症一样。

    这么多年来,    宗合的父亲是头一个询问她父母墓地位置的人。

    大概由于刚才的事,    纪婷言辞太过犀利,这顿饭吃了十几分钟,    饭桌上的气氛实在是奇怪。

    连脾气一向温和的宗合脸色都不太好看,低着头吃东西没有说几句话。

    他很介意纪婷刚才对自己父亲的苛刻要求。

    说真的,毕竟受过这么多年的教育,加上毕业后在城市打拼,他的思想虽然说不上有多先进,但起码不愚昧、不封建。

    刚才纪婷对父亲的态度,确实过分了。

    但父亲对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对她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宽容,这一点,连坐在一旁的母亲都发现了。

    她给自己这位窝囊的老伴一个白眼,结婚这么多年,她第一次见他这么忍气吞声。

    要知道,宗合父亲虽然脾气不大,却特别爱讲道理,尤其年轻的时候遇到不公的事情,总会和人理论三分。

    因为他爱理论,讲公平,    自己认为对的往往会硬着头皮坚持到底,没想到今天的事,他能咬着牙咽下去。

    变了,这老头子变了……

    吃完饭,母亲回到他们的卧室大包小包的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还在念叨自己的老头,这一趟来感觉像变了个人。

    纪婷将最后一个碟子顺手放入厨房,刚走出厨房的玻璃门,宗合父亲已经站在门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儿媳妇,你别担心。”

    “嗯?”

    纪婷有些意外,用不明就里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公公,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么一句。

    父亲笑得有些憨厚:“我知道咱们两代人代沟还是有的,有些事情的确不好磨合。”

    他这么一说,纪婷略微有几分不好意思。人就是这样,对面的人越讲道理事情自己越是不好意思。

    宗合父亲微微叹着气:“咱们都是一家人,如今我和宗合他妈一起来城里,如果不和你们住在一起传出去肯定会被人说三道四,    可两代人之间的矛盾往往就在不经意之间……时间长了的确伤感情。”

    父亲向来沉默寡言,    很少说这么多的话。

    “我和你婆婆都是农民出身,很多东西都没太多见识,有什么做得不好的你多担待。”

    这么一说,纪婷更加心虚。

    “您别这么说,我也有很多原因。”

    大概是宗合父亲真诚的态度感动了她,纪婷难得露出感性的一面:

    “你们要住的是五星级酒店,服务面面俱到…如果住的不习惯跟我说,我会让梅姨把市区的小洋楼收拾出来给你们……”

    “不用不用。”

    父亲担心,住儿媳妇的洋楼不合时宜,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还是住儿子的小房子更方便。

    打开手机上的数据盘,宗合猛然发现,自己买进的那些股票90%都涨了,其中几个增长幅度尤其大。

    明明是自己的钱,此刻看来看去,宗合居然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里里外外一算,居然有10多万的收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买进的那些股票,以前的他几乎从不碰这个东西,。

    宗合就近去农业银行办了一张卡。

    见好就收,他存到卡里12万,直接交到了明德手中。

    “有一部分钱出来了,你先拿着用。”

    明德用惊讶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兄弟,之前听说他手头紧,还以为他至少会准备个半年才有闲钱,没想到这么快就拿出天文数字。

    以前上学那会儿总爱指点江山,100万和500万都觉得不是大钱,干不了什么正事儿,可现实生活中,5万和10万都是一笔巨款,关键时刻甚至可以救命。

    明德把那张卡反复拿在手中看着,随即用开玩笑的语气:“你就不怕我把这笔钱卷走,跑路了……”

    “还不起也没关系。”

    宗合口气极其大方。

    明德觉得他今天的语气有些奇怪,和平里大有不同。

    “你怎么了?”

    他用胖胖的小手拍他的背,两掌下去几乎把宗合骨头拍碎。

    “这不会是你的遗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