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房间

    画面再一次变动。

    只见画面之中的罗素,不仅瞬间斩杀了这头看起来攻击性极强的牛类生物。

    而且,还躲过了超凡生物死亡之后的第二次冲击——

    血液感染。

    一般来说,这种特异生物的血液,从本质也可以污染渗透进其他生物的体内。

    因为每一个细胞,都是怪形。

    罗素很显然清楚这一点,因为他读过全本的死灵之书,在扉页的地方便书写着这样的一条。

    ——不要轻易接触其他生态地域的生物,否则将会变得不幸。

    那些从尸体里飞射出来的液体,通通在瞬间被闪躲开来,罗素的动作迅捷到可称瞬移的程度。

    荧幕前。

    “没有使用武器?”

    比起罗素闪避的迅速,雷德胡克教授更注意的是那身体里蕴含的力量,登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什么力量?

    如果说之前斩杀拜亚基,那还可以被理解为使用钢制武器,是一个技巧上的追寻者。

    那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没有使用武器,反而是与其肉身硬刚,甚至游刃有余,只是一个照面就击杀了?

    哪怕是如拜亚基一般的星之眷族,也没有如此强横的力量吧?

    况且,他还自称「人类」。

    简直是不可思议,难道是某种特意为了制造节目效果的手段?

    那么身为客人的罗素,究竟居心在何?

    一连串的问题,从雷德胡克的脑中冉冉升起,使他摒下心神,一心专注在荧幕之上。

    只见在画面中。

    罗素没有任何的迟钝,再一次打开打火机,将火焰燃放在了牛类生物的躯体上。

    没有多少时间的过渡。

    牛类生物很快便烧了起来,火光在空中扑腾几段,最终变成了驱散周身冷意的烈焰。

    包括一整片的空间,都升起了光亮,只不过是由下至上的。

    对于经常感受客厅灯光的罗素来说,这种反转错位的光亮很不舒服,有种古怪的畸形感。

    就像是森林里在火柴堆里升起的火焰,只能刺痛眼睛,而不能普照更多的事物。

    “咳咳。”

    罗素咳嗽了两下,随后借着怪异的光亮在暗幕中行走,时而避过一个个足够容纳一人的巨大深坑。

    步履维艰的同时,身形却没有任何的害怕之意,仿佛提前就已经想到现在路段的情况。

    画面之外,雷德胡克的眼神里,浮现出更多的赞许。

    “果然,这种人物的实力与魄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想到那一瞬间斩杀拜亚基的英姿,再结合之前的担忧,雷德胡克又自嘲地笑了笑。

    还是他自身的眼界,限制住了他想象力的发挥。

    罗素肯定是能够活下来的,既然已经进入了这个空间,并且在感受到不对劲时没有退出。

    那这就是强者的自信。

    而台下上千教众,此刻也从那行云流水的动作带来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心情激动久久不能平息。

    “太强了!”

    “换我到这个地方去,估计立刻就会陷入对黑暗恐惧所造成的疯狂!”

    “这就是强者的定力吗?”

    “果然,黄衣教会的客人每一个都不简单,祭司大人没看走眼!”

    “感恩黄衣之王,为我教会带来无尽的好运!”

    听着台下不断传来的欢呼声。

    雷德胡克也是将心放了下来,感到一种莫大的轻松。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他就要丧失这个可以拉拢的客人。

    而现在看来,这位客人还可以是教会里的尖端战力,甚至培养成主教级别的人物也未尝不可。

    但这些,还都由罗素自己定夺,不能任由他们强迫。

    同时,雷德胡克的心里也莫名抓紧。

    万一罗素这次并不是去搅乱“hmf世界新秩序”的统治,而是动身前去加入他们呢?

    那么数百年前被黄衣教会驱逐出幻梦境的hmf世界新秩序,定然不会饶过黄衣教会。

    形势在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水手面前,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

    印斯茅斯城,hmf。

    罗素在告示牌的指引下,逐渐明确“开心肉品农场”的秘辛。

    他理解了一切。

    “原来如此,这里是一处生物实验基地,但只不过已经荒废掉,而且就在不久之前。”

    “隶属于某个简写相同的组织,但是那些晦涩的词汇太过难懂,我也只能解读出来一些。”

    “但就算不解读也无所谓,只需要知道这是一个组织就可以。”

    那是某种未知的语言,类似于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