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仔书屋 > 恐怖灵异 > 人在克苏鲁,开局直死魔眼 > 第十六章 神秘,呼啸而至

第十六章 神秘,呼啸而至

    ——鱼人。

    学名被称之为深潜者的种族,作为一种两栖生物,比起干燥的陆地,它们更适宜生活在海洋。

    而深潜者们的子嗣,亦也完美传承本就具有的一切特性。

    鱼鳃,鱼翅,脚蹼。

    故此,当已经深沉在大海,几近丧失呼吸的人群。

    看到曾经的“神之子们”竟然鼓动鱼鳃,在水中自在地滑游时。

    印斯茅斯的土著们内心都充满了同样的一种悔恨,却全无自责,想着的都是他人的错误。

    “该死,我们当初怎么没有把这群丑恶的造物,赶出印斯茅斯?!”

    哪怕是到了将死的时刻,哪怕是到了水下,他们的心灵却依旧丝毫都没有获得洗涤。

    当昔日的孩童步入青年,昔日的青年已成中年,昔日的中年垂垂老矣。

    许多人开始回想起,曾经在海面上迎接第一位神之子时,那位老婆婆称其为不详征兆的说辞。

    因而,即便到了这种情况。

    愚昧的印斯茅斯人也只是将其看做了不详的来源。

    闻否,婴孩悲鸣。

    感否,城摧庙隳。

    见否,暗笑狰狞。

    思否,众叛亲离。

    神圣的24字诗。

    海底下扣动的扳机,经神之子的手所改造的枪械,彻底刺穿神之子们的丑恶身躯。

    所有人,连同深潜者的子嗣,死亡在了印斯茅斯的海底。

    当外界的枪械军舰到来时,只发现了一片荒凉的土地,内部的资源尽数暴露,宛如打开盖骨的头颅,等待着进一步的开发。

    “真是一块璞玉,我们会铭记提前开发这里的勇士,为他们的家族奉以荣誉。”

    某位屹立在头舰的船长,被闪电照亮的双眼里满是感慨。

    于是,移民开始了。

    很快这里就伫立满了人类的痕迹,到处都是科技的开发与创造。

    而天空之中阴云密布的状况,却从无一个人能够解读原因。

    只是在每个月的十三日。

    靠近海边的住民们总能够听到那最古的深潜者,于海下发出不可名的愤怒咆哮。

    ……

    印斯茅斯,街头。

    “这些,就是我所要说的,有关于印斯茅斯的曾经。”

    渔夫将双手交付在胸前,眼神里闪过一抹平静的淡然。

    罗素看着这一幕。

    脑中接受着有关于渔夫所述说的故事,眼睛里面无数光影闪过。

    这里面的信息量很大,甚至值得仔细分析。现如今光是听来一遍,就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包括在刚进入印斯茅斯之时,那些晦涩难懂的情报,现在也已经拨开云雾见月明。

    【数百年之前,当这里的土著得知自己要被全体灭杀之后,就纵身跳入水中,化为了这里的诅咒。】

    【水质、空气的异常似乎吸引来了不少的神秘存在,也使得这里成为一座罪恶的都市。】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一切都串联起来,这使得罗素的内心充实了许多,有股恍然大悟的畅快。

    “感谢你。”

    渔夫轻轻的笑了笑,露出嘴角真诚的勾纹:“不用谢。”

    但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之中又显得有点诧异。

    “你就一点也不怀疑,我是怎么知道这一段历史的吗?”

    罗素笑了笑。

    “这是对于印斯茅斯历史的一种合理解释,我没有必要去探求真正的真相。”

    他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原因是渔夫的说辞的确有所用处,至少从侧面上,应证了这就是正确的历史。

    【探索度+5%】

    至于图鉴,他不想就此展开。

    因为和渔夫的对话还没有结束,如果贸然因为自己的一点事情而打断,是一个极其有损修养的行径。

    “这么看来,先生你还是一个比较通达的人。”

    渔夫像是舒了一口气。

    “有人倾听的感觉,真好啊。”

    整个人都舒展开来,躺倒在地面上。

    罗素隐约看见,渔夫的手指开始化作飞扬的沙尘,落到地面上,与大雨瓢泼后的遗迹混凝一体。

    “你?!”

    看着这一幕,罗素想到了什么,闪过一抹不详的预感。

    心跳加速,眉头紧锁。

    在死灵之书之中有所记载,某些由人类转化的伟大存在,在解放权能之后,就会化为粉尘。

    因为本身在升格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再是作为人类的存在。

    正如自己所拥有的直死魔眼,一旦解放掉权能,那么自己的整个身体就会分崩离析,而并不只有眼睛的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