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念

    “念?”罗素心中不禁暗道。

    念是一种在死灵之书中,被誉为人类灵魂的物体。

    自古以来,都是唯心论者的造物,因为唯有当他们相信这不是他们的灵魂,方能够通过某一样心灵寄托般的媒介将之召唤。

    亦或是另一种情况。

    精神足够强大,可以在明知那就是自己灵魂的情况下,将之剥离出自己的身体,不过那必然需要莫大是勇气。

    很显然,查克.马恩属于前者。

    出于礼貌,罗素还是并不希望查克.马恩失去这个能力。

    ——

    【查克.马恩之「念」】

    【物质攻击手段:(1)初级风力控制(2)协同作战】

    【精神攻击手段:(1)屏蔽感觉(2)储存感觉(3)提升感觉】

    【系统评价:鉴定为——未达到完全体,且成长能力为a以上。】

    ——

    看着对查克.马恩之「念」完整的系统注释,罗素嘴角缓缓露出一抹笑容。

    “真是天赋异禀啊。”

    在前世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尽管特别为拥有「念」的人建立了一个专业,但始终人数不是很多。

    哪怕是学科方面世界顶尖的天才,也常年生活在真实的世界里,感受着各种规则对于自身的制约。

    唯有涉世未深,超尘脱俗的人,才可能在浏览一部名为《念:从入门到大师》的书籍中解锁能力。

    而现在,这位名为查克.马恩的厨师,却能在琐碎的日常之中,解锁出属于自己的“念”。

    这一点,罗素认为值得称颂,至少自己是学不来的——有些人总是在某方面有着特异的天赋。

    “感谢先生的夸赞。”查克.马恩挠了挠头,脸上显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

    罗素仔细端详了一下对方的面容,发现很是细腻,基本上没有褶皱。

    “你的年龄呢?”

    查克.马恩听到这个问题,抖了抖肩:“大概,十九岁了吧?”

    这句话让罗素感到无比惊异。

    “十九岁?那么你是在何时进入黄衣教会,又是怎么成为这里的厨师的?”

    面对着罗素的问题,查克.马恩碍于对方本身神秘身份所带来的压迫感,表情显得很是复杂。

    “如果硬要说的话,我应该是在七岁入会的。”

    “那时候我父母双亡,印斯茅斯又恰巧处于近几十年来最高犯罪率的几年,只有教会愿意收留我。”

    “对于教会,我是始终抱着无比感激的心情。至少到今天,我都还可以无偿为他们工作,只是为了报答养育的恩情。”

    查克.马恩结束了自述。

    罗素听着这一段话,表情若有所思。

    对方与自己很像。

    自己在19世纪的身份,乃是一位调查神秘事件的船员,带着一些很普通的船员所具有的天赋技能。

    从记忆里回想,好像的确没有类似父母一般养育自己的人物,从小的时候就居住在无垠的大海。

    ……

    大概是被他人所收留的,罗素一开始的待遇并没有很好,甚至是待在暗无天日的人力发电区。

    为伴的是捞起煤油的机械轰鸣声,以及其他奴隶的悲喊。

    每日,都会消失掉一群人,据说他们死时的面容,比生时更灿烂。

    第一次得见光明,接触到陆地。

    还没有仔细领悟地面上重力的影响,就被又一个船队所收纳,继续在海面上探索。

    狂风怒浪成为了生活之中随处可见的风景,惊涛海声也时常围绕在耳边。

    似乎只要闭上眼,屏蔽掉所有的感知,就可以和这不知容纳了多少存在的大海,永久融为一体。

    打自从出生开始,19世纪的罗素就更加适合海上的生活,是一个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海上男儿。

    他们在世界各地寻觅财宝,为所属于的国家开辟地域。

    就是如此简简单单,度过了许多年的时间。

    年少的罗素,因为在海上长大,身形在十一岁的时候,就做到了足够参与劳动的程度。

    一米七的个子,俨然是一幅成年人的模样。

    直到一天,船队遇难。

    罗素带着所有人的希望,抓向海上漂浮着的孤木,合上双眼。

    黑暗笼罩于此。

    第二次得见光明,乃是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罗素出现在了残酷的陆地之上。

    又一次的,他接触到了一个崭新的船队——卡戎号。

    卡戎(x?pwν,又译作卡隆),是古希腊神话中冥界的船夫,负责将死者渡过冥河。

    这个船队正如它的名字,拥有着一种莫大的觉悟:向死而生。

    职责便是处理海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