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仔书屋 > 都市言情 > 蜜语纪 > 第2章 蜜语纪

第2章 蜜语纪

,只觉得耳朵眼发震。他一转头,看到纪封眉心紧皱,面沉如水。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纪封嫌弃什么嫌弃到了极点的样子。

    *

    送走聂予诚,许蜜语急忙从电梯区赶回房间。她把站在走廊里正准备新一轮吼叫的焦秀梅拖进房里,回手一甩门,也顾不上门没关严,又急又气地对焦秀梅问道:“你好意思在这么豪华的酒店里这么大声地嚷嚷啊?就不怕被投诉打扰别人啊?”

    焦秀梅甩开她的手,语气比她还有气:“怎么,酒店的走廊不行人开口讲话的?犯法啊?那来个人报.警抓我啊!”

    许蜜语听得来气:“法律只是道德的最低标准,你没犯法,但你大吵大闹影响到别人,这就是不道德,是素质有问题!”

    焦秀梅抬手就戳许蜜语太阳穴:“你嫁个城里人,嫁个什么什么公司高管,就忘本了?你老娘在走廊里说句话就都不行了?给你能的!”

    门没关严,门锁开始报警。

    许蜜语被焦秀梅的歪理歪得顾不上门,她现在只想纠正焦秀梅一件事:“还有,妈你以后能不能别大声嚷嚷小多余小多余的?”

    “我叫你小多余怎么了?叫了是我会死还是你会死?真是的,你现在还管起你妈来了!”

    焦秀梅看到许蜜语又气又急眼圈有点发红,“嗐”了一声变了语气:“行了行了,以后我不在人前这么叫你了,行了吧?多大人了还动不动就要掉眼泪,瞅你那点儿出息。快去看看哪响呢,赶紧关了,吵得我闹心。”

    许蜜语转身去把门关严,然后打客房电话叫了早餐。

    焦秀梅在一旁看着,啧啧地没完:“怪不得你们爱住酒店,这饭菜都能给送嘴边来了。”

    不一会儿送餐的人来了,是个年轻男服务员,昨天也给许蜜语和聂予诚送过晚餐,他胸前名牌上写着“李昆仑”。

    从餐车上往下端餐盘的时候,李昆仑和许蜜语寒暄了两句。

    李昆仑问许蜜语:“中午您和先生还需要订餐吗?”

    许蜜语告诉他:“不用了,我和我老公不住在这了,中午帮我准备一份女士餐给我母亲送过来就好。”

    不甘寂寞的焦秀梅趁着这功夫凑上来问李昆仑:“小伙子,你们这是不是长得越精神挣得越多啊?那像你这么俊的,一个月搁这能挣多少钱啊?我家里有个小儿子,我觉着他要是来这上班也能挣不少!”

    李昆仑被问得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只能绽放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许蜜语赶紧拦住唐突的母亲:“妈,你别什么都问好不好?人家这是五星酒店,这的服务生也不是谁说来当就能来当的。”她转头送李昆仑出客房,对他道谢以及说声不好意思。

    等焦秀梅吃上了早饭,许蜜语说要先回家去,得回去给聂予诚收拾下午出差用的行李。

    焦秀梅赶紧拦下她。

    “小多余你等会儿,我有个事还没说呢!”

    许蜜语站那瞪着焦秀梅。焦秀梅赶紧改口:“蜜语,小蜜语行了吧!”

    她起身拉回许蜜语,对她说:“我刚才都忘跟你老公说了,你说你大姐、大姐夫在你老公的旅行公司上班,好有一年都没涨过工资了,回头你跟你老公讲讲,给涨点。自家人不向着自家人,这不是傻子吗?”

    许蜜语气笑了:“予诚怎么就没向着自家人了?大姐、大姐夫的工作,不都是予诚硬给安排进他们公司的吗,这就够不容易的了。还动不动就涨工资,那也得我大姐、大姐夫努力工作别成天躺那当咸鱼才行啊!再说旅行公司又不是予诚开的,说到底他也是个给老板打工的,你以为他是印钞机啊。”

    焦秀梅不以为然,她有一番她自己的道理:“那不一样,你老公不是那个什么,高管吗。正好,他既有权力,又可以不用自己家钱就能给自己家人涨工资,这多合算啊!”

    许蜜语无语了:“妈我真是服你了,你也见好就收好吗,你不能总可着我们一家使劲压榨吧?”

    焦秀梅眉毛一拧:“小多余我说你怎么说话呢?我当初要是像对你大姐二姐似的,早早就让你出去打工不让你考大学,你能有今天?你能嫁得这么好?”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许蜜语就来气:“你一开始也不让我读大学的好吧,要不是听人说大学毕业出来工资高,你能让我去读?再说我上学期间的学费是申请的助学贷款,生活费是我自己在餐馆打工赚的好吧。”

    许蜜语不想和焦秀梅掰扯下去了。越掰扯到最后越感到伤心的人总是她自己。

    她告诉焦秀梅:“好了我得回家去了,你有事就叫客房服务员,吃喝什么的你从房费记账吧,到时候我来结。”走到门口时,她想到什么,猛地回头对焦秀梅说,“叫客房服务员打电话叫,别站在走廊里瞎喊!”

    焦秀梅轰她走:“知道了,赶紧走,屁大点事说个没完。”

    *

    许蜜语回到家一打开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