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仔书屋 > 都市言情 > 蜜语纪 > 第4章 蜜语纪

第4章 蜜语纪

糟事甩个干净。

    *

    许蜜语厚着脸皮,又搭乘了贵宾专用的vip电梯。

    她不是没看到贵宾眼睛里的冷淡拒绝和唇角处的嘲讽轻谑。但她顾不上这些了。她现在只想快速求一个结果。

    电梯一到13层,她就冲向1314号房间,按响门铃。

    她在心里祈祷,里面没有聂予诚,一切只是有心人在恶作剧。

    但下一秒,她脑子里轰然一响,有什么东西在她心里坍塌了。

    聂予诚的声音隔着一道门响起:“谁啊?”

    谁啊?

    你老婆啊。

    许蜜语握紧了拳头。她没出声,继续按门铃。

    很快门打开了。

    看清来开门的女人是谁后,许蜜语简直觉得五雷轰顶。

    鲁贞贞。

    居然是她鲁贞贞。

    真是可笑,当初聂予诚觉得这个叫鲁贞贞的客户成天事情太多,烦得不行不想搭理,还是她帮着从中间说的好话。

    当初聂予诚回家向她抱怨,有家公司找到他们旅行社想办旅行周年庆,对接人是个大学刚毕业的青瓜蛋。单子不大,对营业额没什么明显贡献,对接人却天天这事那事的没完没了,简直烦死人。

    许蜜语问聂予诚青瓜蛋叫什么名字,聂予诚一边说“叫鲁西西”一边把微信记录调出来给她看,让她亲眼见证这个青瓜蛋的难缠讨厌。

    许蜜语看了一眼对方的名字,一下就笑了。那明明是鲁贞贞。

    聊天记录里确实都是各种琐碎的问题,有些但凡百度一下都不用去问别人。因为这样的问题问得多了,聂予诚对对方的回答语气越来越不好。

    许蜜语还在一旁劝聂予诚来着:人家也是刚大学毕业的孩子,难免问题多一点。我要是现在出去工作,可能问的问题比她还多还烦人。你就用同理心,把她当成我一样,耐心一点嘛。

    后来鲁贞贞知道了是她帮忙说话,聂予诚的态度才变得耐心起来,还特意带着小礼物上门来感谢过她,还说要和她成为好朋友。那之后逢年过节,许蜜语念着鲁贞贞一个人在星市,担心她会有想家的孤独感,还时不时就会让聂予诚带点她亲手卤的肉给她。

    许蜜语现在真想回头,给当初为刚毕业的“孩子”说好话的自己,狠狠扇几个大耳光。那些卤肉,想想还不如喂狗,狗起码会感恩不会反咬她一口。

    所以现在想来,那时鲁贞贞也不见得是什么都不会,只不过是在趁着东问西问引聂予诚的注意吧?

    看吧,是她亲手把聂予诚,送到她以为是“刚毕业的孩子”、其实是早就垂涎她老公的女人嘴边。

    眼下她站在房间门口,瞪着穿着浴袍的鲁贞贞。

    鲁贞贞看到按门铃的人是她时,脸颊上居然没有一点慌张,甚至还能打出个招呼来。

    “蜜语姐,是你啊……”

    然后她回头朝房间里喊:“予诚,得你过来处理一下了。”

    房间里那个男人走向玄关来。

    他也穿着浴袍。

    许蜜语直勾勾地看着聂予诚。她相信自己眼中现在只有恨。

    她看着那男人已经刻在心里脑里的脸,这一刻她觉得他那么的陌生。这一刻他像一把刀,横插进她心口。

    他带着满脸错愕和内疚,没脸面对她似的,走到她面前来。

    他用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过的手和嘴,上前拉她、对她说话:“蜜语,你还好吗,蜜语?你别吓我……”

    许蜜语隔开他的手。

    她觉得它好脏。

    她不知道自己哭没哭,她希望自己没有。她仰头看着聂予诚,声嘶力竭地只想问他一句话:“为什么?”

    为什么,聂予诚?为什么你要这么对待我们的婚姻?

    *

    许蜜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又是怎么过的这一整天。

    到了家她蒙头就睡。

    焦秀梅没完没了地给她打电话,她挂断,关机。

    不久后门口传来砰砰的敲门声。焦秀梅在外面问:小多余你怎么不接我电话?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了?

    她不理,继续把被子蒙过头顶。

    最后焦秀梅气急败坏地嚷了一句“这死孩子,死屋里了吧?连妈都不管了!”才转身离开。

    许蜜语蒙在被子里想,那就让她死屋里吧。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她昏昏沉沉地睡过去。再醒来时是被白炽灯光晃醒的。

    她拉下被子,看到窗外的天已经黑了,看到窗前正站着聂予诚。

    他回来了。

    他背对着她,站在窗口前,叉着腰,像在酝酿着什么底气。

    许蜜语看着他的背影,看得满心都是苦涩和钝痛。

    他叉腰站在那里,长身挺立的,还和上学时一样,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