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仔书屋 > 网游竞技 > 重生之游戏开拓者 > 第两百四十六章 一曲肝肠断

第两百四十六章 一曲肝肠断

    《喜》在顾枫所有听过的歌里面绝对算不上最好听的一首,但若要论哪首歌最是能令人感到头皮发麻,灵魂颤动,那这首歌必然名列前三。

    他听过多个版本,最喜欢的一版并非原唱,而是偶然间在小破站听到的一版,那是祖亚纳惜翻唱的。

    顾枫第一次听也就是听的这一版,听完之后,久久不能释怀,反复听了十数遍,陶醉震撼于那词、那唱腔、那灵魂唢呐、那歌曲背后让人痛惜的悲剧。

    后来,知道这并非是原唱之后,他还特意去搜了原唱来听,感觉意境和氛围竟与这版翻唱相比差了不止一两档。

    说起纸嫁衣,人们也许会想起《生生世世不分离》和《鸳鸯债》,可单就冥婚这个主题而言,《喜》的质量确实是犹在二者之上的。

    尽管歌中的故事和《纸嫁衣》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既然有这个机会,倒也不妨将之复刻出来,都说艺术不分国界,可除了他,谁能知道,艺术同样不分世界呢。

    想到就做,回到自己的卧室之后,顾枫用了一颗记忆糖豆,重新在记忆中享受了两遍灵魂洗礼才悠悠作罢,将剩余的药效时间留给了《纸嫁衣3之鸳鸯债》。

    反正这一部作品迟早也要做,一时也想不到别的游戏,也就顺便回忆了,能回忆多少就先回忆多少呗。

    其实在记忆里重复听上一遍歌已经是非常奢侈浪费了,也就是现在不缺记忆糖豆,顾枫才敢这么任性。

    《喜》这首歌的风格还是非常多元化和特别的,既有琵琶、二胡、古筝、唢呐等华夏传统乐器与钢琴这样的西方乐器的碰撞,又有民族传统乐器与电音合成器的结合。

    歌曲风格一方面有民族乐器带来怀旧感,另一方面又有现代音乐元素电音、说唱等带来的时尚感,两相结合,让人听觉上产生强烈的对比与冲击,加上歌曲中丰富多变的唱腔,虽是炫技,却颇有一种随心所欲和行云流水的感觉,并不会让人感觉到半点刻意。

    从乐器到唱腔,多元化的组合让这首歌就像是以香辣闻名的湘菜撞上了以麻辣闻名的川菜一般,那滋味,端的是令人直呼过瘾。

    而当这些东西碰上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冥婚故事和节奏明快的说唱唱法,听者的情绪更是得以在极短时间内就完全被调动起来,直至唢呐一响,情绪积累瞬间攀升顶点,产生直击灵魂的震撼之感。

    为了能够完美复刻出祖亚纳惜翻唱版本的水准,就这一首歌,最终的制作团队就豪华得足以闪瞎众人的眼睛。

    紧赶慢赶,这首曲子最终录制完成也已经是三天以后了。

    在此期间里,不管玩家们怎么折腾,顾枫始终没有任何回复。

    尽管大多数人对此都能理解,毕竟不管怎么说,顾枫也是一个大公司的老大,手上的事肯定不少,哪能跟他们一样天天这么闲呢。

    可理解归理解,失望肯定也是在所难免的,知道顾枫可能很忙,他们依旧是希望顾枫回复一句,哪怕就说一句“正在做新游戏”,他们也能接受。

    就在许多人心生失望,一开始凑热闹的心渐渐平静下来的时候,顾枫突然诈……发动态了。

    【承蒙兄弟姐妹们惦记,《纸嫁衣之生死恋》能够得到大家的喜爱与认可,我很开心。此外,目前初心确实正在忙于新游戏的制作,大家敬请期待。

    为了对大家的厚爱与关怀表示感谢,特意奉上一首新曲《喜》请诸君品鉴,三日后,同名新关卡将在《跳舞的线》上线。】

    在两段话的下方,便是一个歌曲链接。

    看到顾枫的回应,略显失落的玩家们顿时就激动了起来,顾枫真的回应他们了!而且看起来明显不是敷衍的随便说两句,这是真有干货的!

    一些人第一时间回复加转发,一些人第一时间点开了歌曲链接。

    开头便是二胡夹杂着钢琴声的前奏,曲调略显悲伤低沉,忧伤的曲搭着中喜庆的红绸,悲喜之间的对比顿时就牵引住了人们的情绪。

    “正月十八,黄道吉日,高粱台。”

    歌词一出,仿佛刻意挤着嗓子唱出来的女声并不难听,反倒是动听中莫名透着一股难言的悲意。

    只是听到这里,许多人就已然意识到这首歌可能大概率又是和《纸嫁衣》有关。

    结婚这个喜庆的概念与曲中这份难掩的悲伤撞在一起,很容易就让他们联想到最近最受关注的冥婚陋俗。

    “抬上红装,一尺一恨,匆匆裁。”

    “裁去良人,奈何不归,故作颜开。”

    到得此处,纤细悲怆的女声声音逐渐拉高。

    下一句,唱腔一变,这次终于是正常唱出来的声音。

    “响板红檀,说得轻快,着实难猜。”

    “猜”字的短暂尾音落下瞬间,快节奏的琵琶声骤起,此度唱腔再变,字字清晰、节奏爽快的说唱让听者之心骤然绷紧的同时,大脑不自主的感受到其中畅快。

    “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