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吞并荆州

    对眼下岌岌可危的荆州来说,周瑜、吕布这等绝世名将作为大吴先锋军,对刘表造成的威慑是无法估量的。

    即便周瑜之名于荆州并不如吕布响亮,但想来以刘表见识,再加上周瑜在徐州战场、豫州战场的完美发挥,对周瑜能力定然是会有个清醒认知的。

    两人得令后,立即率领军队出豫州颍川郡,经方城夏路进入荆州南阳郡地界。

    方城夏路,是分割南阳与中原的存在,位于伏牛山脉与桐柏山脉之间的一系列丘陵。早在夏代便已有开辟出的道路。

    此道路连接东西,让军队进出变为可能。后来楚国又在此基础上修筑“方城”的楚长城,故名方城夏路。

    方城夏路作为连接南阳与中原,重要性不言而喻,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当初曹操讨伐盘踞宛城的张绣,在张绣投降又复叛后,曹操退兵回颍川,便是令曹洪死守方城,控制住这条方城夏路。

    以为后续再度挥师南下做准备。

    当然,此前不止方城夏路,就连南阳郡郡治宛城,都早已随着张绣的再次投降而落入曹操之手。

    但在曹植投降、曹操归顺大吴后,宛城守将见大势已去,迫不得已之下只好投靠刘表,使得刘表完全占据了南阳郡。

    而周瑜、吕布这两支先锋军的此次目标,就是宛城!

    大军进入南阳郡,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叶县。

    叶县守将得闻大吴这支先锋军的将领,乃是周瑜与吕布,早已吓破了胆,连夜弃城而逃。

    叶县轻松就被攻破。

    大军继续开进,抵达博望坡,直逼宛城。

    而后方,徐亮不断散播消息,称自己不日就将率领五万大军御驾亲征,目标直指襄阳。

    ……

    消息传回荆州襄阳。

    因襄阳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三面环水,一面靠山,使得任何一个敌人想要将襄阳城给围起来,于地理层面来说都很不现实。

    故而,即便诸葛亮正在汉水之上对襄阳发动猛攻,城中刘表对外界的感知态势还是运行良好。

    “你说什么?”

    “敌军先锋已攻破了叶县与博望,即将兵抵宛城之下了?”

    刘表听了士兵来报,狭长老脸惊恐颤抖,身下步伐颤颤巍巍。

    这些日子来,荆州战乱不休。

    他辛苦经营起来的富强荆州,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自己麾下多名得力大将被吴军俘虏、斩杀,就连自己最为宠爱的妻子蔡氏,也被吴军掳去,听说还要被送到吴国神都,沦为徐亮的侍寝女奴。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一想至此,刘表就愤怒不堪,夺妻之仇不共戴天!若不是他年事已高,早已恨不得亲自杀出城去,手戮来犯之吴军。

    议事厅内,众谋士脸色凝重,尽是低头不语。

    因为所有人都明白,眼下他们已成了瓮中之鳖,荆州已无法再守住了。

    这诸葛亮战略思路实在了得,在攻破江夏后,立即夺取江陵这个江水沿岸最重要的军事重镇。

    使得他荆州水兵再无依托。

    随后又兵分三路,攻取夷陵,切断了益州刘璋可能有的驰援路线,又发兵经略荆南四郡,使得襄阳彻底成了孤立无援存在。

    而今诸葛亮水陆并进,对襄阳发动猛攻,再配合上这颍川郡方面的动作……

    可以说,他们是四面楚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厅内,刘表一身戎装一丝不苟,枯瘦双手负于身后,来回踱步之余,忽然停了下来,目光看向众谋士道:

    “如今这局面,诸君可还有制敌之策?”

    谋士之中,蒯良、庞季、韩嵩、刘先、傅巽、王粲等人俱是沉默不语。

    刘表忧愁更甚,点名问道:“公悌(傅巽),你与我共事多年,对中原之兵亦是多有了解,在你看来,此局如何解得?”

    傅巽被点名,顿时露出了苦色。

    心想事已至此,还如何做解?这不是难为我吗?

    傅巽想了想,万分犹豫后开口道:“在巽看来,确实有一不可为却为之的解法,但只恐怕主公会不答应。”

    刘表闻言,喜道:“什么解法?只要有解法,我又怎会不答应?”

    傅巽道:“主公以为,自己比于刘备如何?”

    刘表听他突然这么问,略作沉吟,随后道:

    “刘玄德仁义宽厚,待人如亲,手下有关羽、张飞、赵云这等猛将,只可惜对手是曹操与徐亮,否则必成大器。”

    “我与之相比,自愧不如。”

    傅巽点头道:“那主公再以为,自己比于曹操又如何?”

    刘表不假思索道:

    “曹操虽祸乱朝纲,但能力却是拔群,此乃不争之事实。更是用兵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