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狼与羊

    时间又过去了几个小时。

    伊丽莎白在城堡见到王,已经接近天亮。

    她本来想直接扑过去的,结果走了两步就看见了原本坐在视野死角里的小白,便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狼人少女。

    小白也看到了公主,但没有舍得放下手里的火腿。

    这火腿扔过地上、砸过河谷的大法师,表面已经全是灰了,狼人少女照啃不误,结果灰全擦她脸上了,擦了个大花脸。

    伊丽莎白狐疑的打量了好几遍狼人,便问:“你是谁?”

    “你就是公主吧?”小白直接无视了伊丽莎白的问题,“大聪明让我告诉你,他没事,只是吃了一堆治疗术、次级复原术和移除疾病,现在需要补觉。”

    治疗术能化腐朽为神奇,次级复原术能让断肢再生,但这两个法术会让人非常的疲惫。(*)

    当然这种疲惫可以用圣武士的救赎能力移除,但经历过激战的圣武士显然也没有神术剩下了。

    伊丽莎白一脸疑惑:“大聪明?”

    狼人少女对躺床上的法师努努嘴:“他吃了个解离术,幸亏吃的时候是龙形态,所以只是半边手剩下骨头,要是人形态吃了他早就成粉末了。”

    伊丽莎白幽幽的接了句:“然后愤怒的恶魔军团就会摧毁一切。”

    本来小白要咬火腿的,听到这话惊讶得停了下来:“什么东西?”

    “他没跟你说啊?”不知道为什么,伊丽莎白突然有点小小的优越感,“他身上有个次元袋,那是……”

    小白从身上拿出次元袋:“你是说这个?他临睡觉前让我暂时代管。但是我打不开,拿不出东西,只能往里面塞东西。我差点就想把火腿塞进去了。”

    伊丽莎白看看次元袋,再看看狼人少女脏兮兮的脸,最后看看火腿,脸上愈发的迷惘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所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白:“啊?我在这里是因为,我是要和他一起旅行的人啊。”

    伊丽莎白脚一软,咔的一下差点跪地上。

    小白:“你什么情况?胸前太重了?”

    伊丽莎白抓过旁边的椅子,用椅子做支撑好不容易站稳,然后用颤抖的声音问:“他这么跟你说的?”

    “我要求的啊,”小白咬了口火腿,“我们找到了一个线索,可以追查幕后黑手的幕后黑手,为了查明这个线索我们需要去吃人类饮食的国家、吃乱炖的国家、吃糊糊的国家还有荆棘列岛。所以我就要求一起去了。”

    伊丽莎白长长的松了口气,但她立刻不放心起来,便问:“他有没有对你说,他想和你架着马车行商?”

    小白:“么有呀。”

    伊丽莎白又松了口气,然后不放心再问了一句:“他有没有说,要变成你的小羊,让你的皮鞭每天轻轻打在他身上?”

    小白:“这都什么怪问题?没有啦。”

    伊丽莎白心想都问到这里了,干脆问完吧:“那他有没有碰到你就脸红,不敢看你的脸?”

    小白:“没有啊。他很自然的骑着我。”

    伊丽莎白哐一下坐椅子上了,而且第二性征和椅背亲密接触,疼得她龇牙。

    小白看着伊丽莎白,乐了:“你在干什么啊,好有趣哦。”

    伊丽莎白深呼吸几次,然后严肃的问:“他怎么骑你的?”

    “就很正常的骑啊。”

    “很正常!?”

    “对对,就像骑马一样。”

    “骑马???”公主声音突然拉高。正补觉的王似乎被这声音刺激,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

    伊丽莎白捂着嘴,看法师没有醒来的意思,这才继续问:“骑马是怎么回事?”

    “就骑马啊,这样嘚嘚的骑马。一开始我是狼形态,太高了,下水道太矮,所以他碰了好几次头呢。还好我聪明,变成了人形态,这样高度就合适了。”

    伊丽莎白眯着眼看着小姑娘:“你这个骑马,是真的骑马?”

    狼人看看天花板:“呃……我也不太确定了,因为我只见过人类骑马,自己没骑过。他没有拿马鞭,也没有用靴子上的刺扎我屁股。”

    伊丽莎白再一次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她才注意到自己刚刚某个部位被撞得好疼。

    于是她语气里带上了埋怨意思:“你说话不要这么惹人误会好吗!”

    “嗯?”狼少女一脸疑惑。

    突然,她抽了抽鼻子,然后把火腿扔桌上,站起来跑到伊丽莎白跟前,鼻子贴着公主的身体“空空”的闻起来。

    小白表情一变,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她向后拉开距离,指着伊丽莎白的鼻子:“是发情的味道!你想上大聪明!”

    伊丽莎白:“我没有!”

    小白:“我不信!这么大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