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失去你阿雪会发疯的 第(1/1)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的历代宿主中最佛系的一个。】这般豁达的心态,连系统都忍不住夸赞一下。

司雪衣一遍遍地用指腹在红色疤痕上来回擦拭,眼底闪过一抹幽光。

上一世他用尽了方法也没能彻底根除师兄体内的阴魄散,就算陆禹尘没有杀掉师兄,再不过半年也会毒发而亡。

司雪衣熟稔地完成一系列善后事宜,幽静的寝殿内便只剩下床榻之上那人平稳而轻微的呼吸声。

系统想,也许容时会成为那么多宿主中唯一一个真正活到最后的人。

把狐假虎威诠释地淋漓尽致。

“不疼。”刚刚的不适感已经渐渐消失,此时容时的身体也没那么难受了。

将人轻轻放在床上,盖上绸被,吹熄白烛,燃上安神香……

而与此同时,司雪衣的心里竟会滋生出前所未有,极其阴暗的念头——让师兄这辈子只能依靠和属于他一个人。

只有像现在这样时时刻刻地看着容时,才能暂时平复那种无法言说的躁动。

“师兄,不要再离开阿雪了……”空荡的寝殿内响起司雪衣沉郁而低压的嗓音,竟透着几分森然,“失去你的话,阿雪会发疯的。”

反正他还有个当宗主的师弟,再加上一个当男主的徒弟,那以后整个修真界他都能横着走。

这一世他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师兄备受毒性的折磨,不管用什么方法也要把最重要的人从鬼门关拉回来。

然而,司雪衣却毫无半点的嫌恶,反而爱怜又痛心地伸出手,在他右颊轻轻抚摸:“师兄,疼吗?”

谁要是敢欺负他,直接霸气地回他一句:老子上面有人!

面具下的那张脸令人惊艳。

若是旁人来看,定会觉得这般容貌狰狞可怕。

容时在脑海里回道:【每天悠悠闲闲地当咸鱼养老不好吗?整天打打杀杀,要死要活地也不嫌累。】

在那一刻,他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师兄似乎与他融为一体。

他不再犹豫,将容时整个横抱起来,沿着池底的台阶走出寒冰池来到温暖的寝殿。

“阿雪……好累……”一声软糯而沙哑的低吟从容时的口中传来。

那具苍白的身子猛地战栗了一下,仿佛昙花在晚风的吹拂下摇曳着,脆弱易碎却又美的移不开眼。



可今日,他却久久地坐在床榻边守着容时,经历过失去的痛苦让司雪衣心中的不安愈演愈烈。

但在这张淡雅如画的脸上,却出现了一道极其突兀的疤痕,犹如树枝一样在右颊散开,颜色甚至比火焰还要暗红。

以往他会在看到容时安睡以后,便拉下床帏回到他的南阳峰修炼。

每次疗伤时他的掌心都必须要直接接触师兄光滑细腻的背脊,当感受到炙却的身躯在自己的真气运功下渐渐地降低温度,司雪衣便会产生一种身心归一的满足与沉浸。

这是司雪衣重生以后第一次见到容时的真实样子,恍若隔世的错觉让他有些惶恐和心悸——他怕经历的一切都是梦,等醒来以后看到的是陆禹尘得意的嘴脸以及师兄冰冷僵硬的尸体。

司雪衣深沉幽暗的眼神瞬间变得柔和,容时因为太过于疲惫身子一软,顺势倒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眉头紧拧在一起,急促地微张着嘴呼吸。

他的视线落到容时被打湿后紧贴着肌肤的里衣,精致的锁骨如皓月一般洁白如许,点点露珠大小不一地落在圣洁的昙花花瓣上,而隐藏在遮盖物之下的便是一派禁忌却绝美的景色……

他们都太过于贪心,想要弥补死前未达成的遗憾,却恰好忘了感恩和珍惜重活一次的机会,最后的下场都是被天道消灭和制裁。

容时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容貌于他而言只是身外之物,有时候过于出众的姿色会成为一种负担,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之前还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宿主,要么是好高骛远地嫌弃原主的身份不好消极怠工,要么是野心勃勃地妄想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虽然这具身体病怏怏的,说不定哪天就会嗝屁,也总比当孤魂野鬼来的强。

皮肤是珍珠才会散发出的瓷白色,眸子仿佛纯净的琥珀般闪耀着光芒,瘦削的脸庞透着几分病态的美,让人很容易升起怜爱之心。

他没照镜子,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长什么样,但一定和美沾不到边。

司雪衣纤细而骨节分明的雪白手指缓缓向下,无意间撩过脖颈、锁骨、再捏住了半敞开的衣领,将被打湿的里衣沿着香肩滑落进池中。